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您現在的位置:
德孝情感    

想對你傾吐你傷后的那段往事

時間:2018/9/21 21:51:32 點擊:

  核心提示:文/劉立冬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我永遠忘不掉2010年8月11日,晚上10點左右,發生在我家不幸的一場車禍。 當時,我表弟急匆匆地跑到我倆在外打工的住所,緊張地對我說:“嫂子出車禍了!”于是...
/劉立冬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我永遠忘不掉2010811日,晚上10點左右,發生在我家不幸的一場車禍。

當時,我表弟急匆匆地跑到我倆在外打工的住所,緊張地對我說:“嫂子出車禍了!”于是我隨表弟又急切地趕到了你出事地點,看到地上淌有大塊鮮血,人已送去醫院了。

當我和表弟來到醫院急診室,一眼看到躺在推床上的病人是多么熟悉的你,我頓覺天塌了,地陷了,空氣凝固了,時間停止了。怎么相信這突來的禍患降落于你的身上。可那幾米遠的路我無力邁開腳步,當我靠近你的病床時,看到心愛的你已面目全非,我一身癱軟,無法接受面前的事實。

你進院時就沒了呼吸和心跳,經外傷處理后立轉入ICU。半個小時后,你的一雙兒女也來了,我不許他們哭,勸說媽的病會好起來的。他們何曾不知道,看到你身體上插接著許多的管子,也清楚啊你的傷勢是多么十分的嚴重。又怎能叫人不傷心不流淚呢?在兒女面前我強忍著,淚水只能往自己肚里咽,強作鎮定,不再引起他們過多的擔心和害怕。在一邊時,我是多么的脆弱,獨自以淚洗面,卻怎么也抹不去心中那極度的傷悲。

第二天院方診斷為“左顱內出血”, 通知要立刻手術,我在通知單上果斷地簽上名字。手術雖然成功做完了,但你還是昏迷不醒,靠著那醫械輔助呼吸。三天過去了你依舊還是那樣不省人事,我只有在lCU病房外守候,表弟摸了摸我的頭發說:“哥你頭發白了,去吃點東西吧”。我怎能吃得下?淚水早已填飽了肚子。七天了你還是一動不動,醫生叫我與兒女進去探視,7歲的兒子見到你就說:“媽你一慣是勤快的,也該起來了吧?不過-----也好-----讓媽媽可以休息一下了,休息好了再去干活賺錢”。孩子知道你不是個偷懶的人,只是想著媽媽太累了要休息一下。你那十七歲的女兒對你說:“媽媽年前你的承諾----要在我上高二時回家給我陪讀,你還沒兌現呢!女兒等你醒來兌現啊!我與弟還需要你管教呢!”。此時在場的醫護人員都早已感動得淚花盈盈。可你無論怎么呼喚就是沒有絲毫的反應,或許你是真的累了,要好好休息一下。

這幾天的醫療費用對我這個在外打工的家庭是沒法支付的。院方通知停藥,于是我帶著兒女們去當地交警大隊事故處理中心,向完全負責的肇事方索要醫藥費時,得到回答的是對方沒有一分錢,再不付錢院方要停藥怎么辦?我那七歲的兒子聽到后跑到大廳大哭:“我親生的媽呀-----只有一個的-----,崽崽跑到路上去讓大車撞死,摩托車撞沒錢的,讓大車撞有錢賠,好醫媽媽啊!爸快回去交錢啊! 不讓醫生把媽媽身上的管子拔了。中隊長叫我去安慰兩個小孩。可我卻呆立在那里,因為我也清楚沒錢的后果。在場的人都流露出一臉憐憫和心酸的表情。過了片刻,交警事故中隊長走到我跟前說:“去吧,我們與院方交涉好了”。這樣院方開始用藥了。

新的學期又到了,在這捉襟見肘的情況下,我又要面對兒女學費這一難題,我的一雙兒女得要回老家上學了,送走那天我在病房外與他們道別,沒有給他們一點零花錢,往常的大方不知去向,而今我怎么會落得這么吝嗇呢。心里很不是滋味,很想多送送他倆一程。看到他倆被表弟帶走遠去的身影,我情不自禁的放聲大哭起來:“老天爺,我怎么會遭此罪孽!”這些天強壓在心中的淚水,頃刻間潸然如注。兒女在雖沒有多大作用,可對我來說那就是無形的力量。再苦再累,不能影響耽誤孩子們的學業,孩子們我會擔起應盡的責任和義務。你們放心地上學去吧。

孩子們回去了,轉眼半個月到了,可你還是依舊昏迷不醒。我鼓起勇氣找到醫生詢問你的病情。醫生講,你這十五天不醒基本確立是個植物人,不是植物人也只有百份之一的希望,但我堅信你一定能站立起來,因為我和兒女不能沒有你,一起等著你健康地回家。

二十來天過去了,我日夜守護在病榻之前,奇跡終將出現了,你發出了一聲呻吟,并有身體輕微的挪動著。那時,我提到嗓門的心一下子落回胸口,心里充滿著希望。之后ICU病房因你不適發出的呻吟聲較大,只有把你按排在最邊上的那張床,允許我進去照顧你,但你仍然靠著呼吸機呼吸。醫生吩咐我每兩個小時要給病人翻身與按摩,全身每天至少擦洗一次,還要隨時注意大小便后的衛生。那個時候我根本沒有睡覺的時間;也無法入睡。每天我的雙手在不停的按摩著你身上的每塊肌膚,為的是不讓你的肌肉萎縮;我每天為你擦洗不少于三次,為的是不讓你的皮膚出現感染;日夜守護你的身邊,困了時就打個盹兒。又過了一些日子,慢慢的你的左手會動了,有時會忍不住拔掉插入鼻子里不適的胃管,看到你重新從鼻孔中插入胃管時的疼痛,我心里就像刀割一樣難受,我只有狠狠抽打自己,悔恨自己沒有照看好你。醫生說你還是處于半清醒狀態。為了你早日恢復理智,我不畏持久的疲憊,對你小心翼翼地護理著。

一個月過去了,你的左手靈活多了,腳也可以屈伸。為了創造那百分之一的希望,可我更加充滿信心和努力。三十八天過去了,你雖然靠胃管注入食物,但你病情已基本好轉,可以自己呼吸了。便無奈的同意轉入普通病房進行康復治療。

普通病房沒有了lCU的安靜,你的病情雖有好轉,但看到你那虛弱的體質。我不敢掉以輕心,還是寸步不離你病榻之前,每天堅持為你按摩著每塊肌膚,每日幾次的擦洗,致使你身上皮膚沒有一處感染的地方,護士看到,也為你而欣喜,并囑咐我繼續堅持,因為你的抵抗能力還很差。進入普通病房的第二天大主任來查房時,照舊說你會落成個植物人,但我堅信你一定能你站立起來。

你那時一直插著胃管,我晚上睡的時候,把你的一只手綁在病床上,另一只手綁在我腰帶上,與你同床迷迷糊糊地躺著,算是有了片刻的休息,但又不能熟睡。聽著你嘴里的呼嚕聲,因這里不再有吸痰機了,我只能用棉簽為你擦洗口腔表面,當看見你滿嘴的痰液,只好用嘴給你吸出來,每每病員及他們的家屬看到都會為我豎起拇指,說你嫁了個好老公。在普通病房第三天晚上,我看到你坐了起來。知道那時我心中有多高興嗎?奇跡鑒定了你不是植物人了。出現這種奇跡,這是因為有你我之間愛的神秘力量在驅使著。

在那以后的日子里,我特別注重你身體整個右側的按摩。轉眼到了9月底了,醫生講后期主要是做高壓氧和漫長的康復治療。可這家醫院沒有高壓氧艙,我打聽到鷹潭老家有,決定轉院到老家治療。

經過桐廬50天的治療后,在101日你被轉到老家鷹潭184醫院。

來到184醫院已11點多了,主治醫生按排住院,護士對你全身皮膚檢查,發現無一處感染,很是驚訝。到了老家了,我叫上我妺妹一起來護理。當天晚上我和我妹把你從床上扶起來進行試探性走路訓練,我妹在你前面拉,我在后面抱住扶著你勉強走了七八步。第二天晚上我和我妹又對你進行走路訓練,你終于能站穩了。我倆再次創造了奇跡。

轉眼到了8號長假結束,你走路越來越穩了。醫院安排了做高壓氧,進入氧艙后因你的不配合,我不得不已在嚴重不適情況下帶你進入了氧艙,在降壓時我頭頂一熱,鼻嘴全在流血,當時我以為我要死了,心想為你死也算是我盡最后一份力了。還好蒼天有眼,我能平安地走了出來。也許是我還沒盡到職吧,上天安排要我繼續照顧半癱瘓在床的你。

一個多月的時間一幌過去了,你雖能正常站立行走,但不能說話,和不會吞咽食物,鼻孔中依舊插著胃管。后來有一天胃管被你自己拔出,護士怎么也插不進去,我看你餓的不行,把你手腳綁住,用注射器吸湯小心灌進你的嘴里。通過幾天的喂飼我心中基本有數,就按排出院把你接回到家中。

家里條件必竟好些,也不會打擾別人。每次給你做飯至少兩個小時,是因為一切食物要搞得稀爛,煮熟后用拿了針頭的注射器把稀爛的食物送進你的嘴里,讓你慢慢地咽下,一直就是這樣喂你到女兒放寒假。期間你大小便還是不能自理,晚上我找來舊衣服墊在床上,濕了就換,天氣越來越冷了,早上起來要洗一堆換下的衣服,晾干了以備晚上再用。天天如此反復。待學校放寒假,女兒回家了,我倆開始輪流給你喂常人能吃下的東西,不久你的吞咽功能也慢慢地恢復了,你也能堅持每日少吃多餐。我又開始引導你上衛生間,功夫不負有心人,有天晚上我睡著了,醒來看到你去了衛生間。一切都好,只是智力和語言還沒有完全恢復。

大年那天母親叫我一家去她那。我想經過這件不幸的事,還是一家四口過個年吧,吃年夜飯時,你無論如何不肯讓兒女上桌,我含淚勸說兒女倆,要知道你兒才7歲,答應了你,桌上我單獨陪著你吃,兒女在旁看,就這樣一家人過了個幸福年。

你活著就是我一家的幸福,我有你,孩子們有娘,就是一個完整的家。你的智力還沒恢復,連兒女都不認得,在沒出車禍前,你是多么疼愛一雙兒女。看到這個情況我只有常常暗自流淚。

無論你是傻是癡,我依然愛著你,兒女能看到你就高興。之后的日子我倆形影不離,你總是牽著我,天天要求帶你出去玩,這樣地過了一年多。這幾百個日夜我對你就像照顧嬰兒一樣,換不來你的一句話。2012年女兒考上大學,家里條件可想而知,我必須要出去掙錢養著這個家。920號,我把你托付給我媽去了上海。剛到上海老母親來電傳來晴天霹靂的消息,說你爬圍墻出走了,我又急匆匆趕回家,叫上親朋好友到處找尋你,一連一個月至半年內都沒有你的一點音訊和著落。你走得無影無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我已喪失了生存的斗志,是你兒女喚回了我重新生活的勇氣。直至今日,整整六年已過去,我只有把自責和悔恨埋藏在心里。

你可知道你的一雙兒女有多么盼你回家,我又是多么的愛戀你,結婚17年來我倆從沒爭吵過一句,我多希望你回來罵我打我,我都開心。兒女雖然大了,可他倆在你面前永遠是個小孩,記得嗎?每每女兒要回校前的晚上,那怕睡在你腳邊,也都感到溫暖和幸福。兒子又多希望你再抱抱他。可知道自你走失后,不知有多少個夜晚我被夢魘驚醒,淚濕枕巾。

想對你傾吐你傷后的那段往事

而今你在哪?你在哪里?我只有捧著你留下唯一的身份證照向你傾吐你傷后無法忘卻的這段往事。此記于2018920。(責編/朱文俊)

作者:劉立冬 來源:人民日報社市場報網絡版《德孝中華周刊》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關于我們 | 工作指導 | 德孝基金 | 聯盟派駐 | 志愿申請 | 志愿查詢 | 德孝小記 | 駕駛查詢 | 德孝記者 | 人員查詢 | 基金人員 | 講師查詢 | 榮譽講師 | 青年講師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2號院  郵編:100733  電話:010-65365235   京ICP備16014648號-4 京ICP備(英)16014648-12 京ICP備(中)16014648-13
    網絡文化增值信息服務許可編號:文信京[2009]091282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京字第12031號   投搞箱:[email protected]  法律顧問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
版權所有 德孝中華周刊所有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德孝中華周刊》觀點,刊用本網站稿件須經本網書面授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站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